终于搬到了废柴兔



迁移完全完工!【合掌
好啦……就是模板还没上手Orz……
需要:也许该把颜色搞得暖一点/找个正常的日历 Orz
废柴兔对我而言真是天顶星了……乡下青年也有乡下青年的好啊TTwTT

注意事项:
吾辈是2.8次元露中党,坚信露中信仰三次元zz正确,并且已经被小狗熊关于篱笆墙的一番话拗成了露中现代砂糖派。
三观.Field自备!避雷针自备!【顶锅盖遁

副作用警告:
一次性打鸡血过量不利身体健康!

不共享对不起自己啊啊啊!!

《日落共青城》II——


记忆裂痕1993



露子对黑三角的评价

冷战组( Levada CenterThe World Public Opinion.org) 从2006年2月14日到24日联合调查了1000位露家人和1023位阿米家人,得到了两家人对金三角的三角的观感。调查显示冷战组对圆圆的地球以及黑三角的观感完全不同。露子喜欢阿尔的经济和政治组织方式,对阿尔的民主体制非常赞赏,但同时也很讨厌阿尔的对外政策和上司。露子喜欢女王的外交政策,但对自家的经济和政治结构不满意,觉得自家还很缺乏民主。露西亚喜欢耀家的对外政策多过阿尔,他也喜欢耀哥的上司;不过耀家体制不像阿尔,所以露仔把耀家的民主评分标低了。

原文来自http://www.levada.ru/press/2006060106.html,本文由谷受友情翻译的英文版再翻译成中文☆


苏维埃的兴亡

我的灵魂与你的灵魂是那样亲近,
仿佛一个人身上的左手和右臂;
我们闭上眼睛,温存而陶醉;
仿佛鸟儿的左翅与右翼。




     中国与俄国共同拥有世界上最长的国境线,中国在20世纪一直“以俄为师”,发誓“走俄国人的路”,拜列宁为导师,斯大林为领袖,苏联为“老大哥”;

     后来又反目成仇,势同水火,继而各行其道,渐行渐远。

     但无论作为学生、追随者还是挑战者、路人,中国已烙下深深的苏俄印记,中国现代历史命运、制度和精神气质、美学符号乃至哲学思维和宇宙观早已渗透和弥漫着苏俄死魂灵

     阳光卫视《子夜》推出第一季《苏维埃的兴亡》,以列宁、斯大林重要活动、思想、影响和评价为经,以苏俄74年兴衰成败为纬,对曾经深刻改变了中国路向的历史人物以客观、公正的描述和评价。



催泪弹注意!




视频版:http://www.tudou.com/playlist/playindex.do?lid=6645839
文字版: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153640&page=1

一笔房债引发的一场小小风波

    亚瑟说(亚瑟,又见到你了),琼斯在他最近的回忆录中里写道:在北京奥运期间,布拉津斯基曾建议与王耀联手抛售他的房地美与房利美的债券,逼迫他出手救“两房”,但这一提议被王耀拒绝(阿尔:你看,王耀还是心向着我的!)。阿尔弗雷德说他是在参加2008年北京奥运期间知道这一“破坏性计划”的。布拉津斯基想和王耀进行“高级别接触”,劝他“一起抛售所持的债券,逼着琼斯紧急出手搭救这些公司”。当时布拉津斯基与阿尔的新小弟乔治亚的5日战争刚好与奥运在同一天开始,都是2008年8月8日。布拉津斯基在奥运开幕式上告诉琼斯:“战争已经开始了”。琼斯说:“这条消息让人非常不安,大笔抛售将会突然重挫获我救助的公司的信心,还会动摇资本市场”。

     布拉津斯基在2008年9月出售了上述两个贷款机构共656亿美元的债券。这在时间上与琼斯对它们实施国有化是一致的。对于琼斯的这种说法,露西亚先生做出了反驳。2月1日布拉津斯基说,他从没有像琼斯说的那样有意破坏阿尔弗雷德两大住房抵押贷款融资机构房利美(Fannie Mae)与房地美(Freddie Mac)的稳定。他说:“我在当时也向这些机构投入大量资金,无意撼动这两个机构的地位。我的美国伙伴对此也十分清楚,他对我谨慎的、经过深思熟虑后才做出的举动曾多次表示感激。”布拉津斯基表示,他暂时还没有看到阿尔的回忆录,并对亚瑟截取(伊万:工口大使你就不要唯恐天下不乱了,哒?)的文字感到困惑不解

     布拉津斯基还表示,他从未向王耀建议抛售房利美与房地美的债券。 他说自己没有这样做的必要:“650亿美元对于讹诈来说,数额还太小☆

冷战组的故事就是两个都想当总攻救世主的蠢男人的故事

     谈到露西亚改革,伊万自己认为他每一次都起于与西方众冲突的失利,“向西方众学习”是基本特征。阿尔则认为布拉津斯基“以各种方式探索与大家交往的方式,这种探索几乎总是充满了争执,而且几乎总是殊途同归——伊万对外国的仇恨。” 要实现国家的现代化,伊万必须接近西方众,但如果完全融入西方众则可能意味着自己不能保证以目前的文化特征和领土规模继续存在。为了加强民族团结,反对阿尔甚至是一种必要手段。苏联解体后,不论是试图融入 “西方民主大家庭”,还是“选择西方众”的努力都没能实现,而后布拉津斯基和琼斯的关系都不同程度地陷入了困境。伊万试图通过与琼斯结成盟友的方式来解答 “我是谁”的问题, 但是他得到的答案却进一步明确了“我不是谁”。

     节选自《俄罗斯国家身份定位与认知视角下的俄美关系困境》


side menu

キラキラアイコン Catfish.Sr

Catfish.Sr




过去是悲剧的包办婚姻,
现在是平等的自由恋爱☆

世界观 史政观 CP观

キラキラアイコン 吐槽板

キラキラアイコン 最新文章

キラキラアイコン 最新留言

キラキラアイコン 类别

キラキラアイコン 管理入口

キラキラアイコン 友情链接

キラキラアイコン Flags

free counters

キラキラアイコン 搜索栏

キラキラアイコン RSS链接

キラキラアイコン 加为好友

キラキラアイコン FC2 Counter